Sakumako.

ES后排玩家+零晃p+透明文手/YOI/是某绿鸟的无脑吹/TG
总而言之曰:吃得多产得少。

偶像梦幻祭×东京喰种(下)



上篇CCG阵营链接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710820


阵营:黑山羊[Black Ghoal]
没有打错,我故意的。

这边真是过激背德,居然有敏感词。






偶像梦幻祭×东京喰种(上)

ES×TG 梦之咲喰种

脑洞 只是脑洞



阵营:CCG[喰种对策局]


「Ensemble Girls」
曾经白日庭的一个分队。

杏:
    半人类,出身白日庭。母亲受天祥院家家主(现任CCG总议长)命令,测试半人类与喰种的孩子会不会是独眼喰种,于是生下了杏。但是杏的战斗天赋弱于其他半人类,一直很自责,觉得是自己害得半人类的地位更低了。于是离开白日庭来到CCG的对策课,因此与Trickstar小队相识。不擅长使用库因克因此随身的武器是Q巴雷特枪。

圣:
    半人类,杏异父同母的弟弟,为了解开姐姐的心结,在V组织里努力表现。

铃:
    半人类,杏在白日庭的好朋友,目前仍在白日庭学习,很想念已经去CCG工作的杏,因为是异色瞳出生时还被认为是独眼喰种。

Luka:
    喰种,leo的妹妹,在哥哥入狱后被英智送到白日庭,与半人类们一起学习,很喜欢铃。


「Trickstar」
CCG的新星小队,导师是特等搜查官佐贺美阵,搜查助理是对策课的杏。

明星昴流:
    人类,库因克是父亲曾用过的鳞赫“AKEHOSHI”,养了一只名叫大吉的警犬。父亲是已殉职的准特等搜查官,在父亲去世后被喰种掳走,后被CCG救回,没有在CCG学院就读过。在“UNDEAD调查行动”中被喰种组织UNDEAD抓走,得知了父亲死亡的真相:被某些搜查官嫉妒,将其骗入陷阱,壮烈牺牲。希望人类和喰种能够和平相处。

冰鹰北斗:
    人类,库因克是父亲曾用过的甲赫“HIDAKA”。父亲是S1班班长兼Eden小队导师,母亲是对策Ⅰ课课长,父母都是特等搜查官。在CCG学院以首席成绩毕业。一开始很崇拜V组织的涉,但不知道他是喰种。

游木真:
    半人类,出身白日庭,但以前和杏不是很熟,似乎不喜欢被人知道自己是白日庭的人,库因克是小时候白日庭的前辈泉赠送的尾赫。

衣更真绪:
    人类,毕业于CCG学院,很受对策Ⅱ课课长和局长之子英智的看重。库因克是青梅竹马的凛月赠送的,实则是凛月用自己的赫包制成的,但本人并不知情。


「Knights」
成员有喰种也有半人类,实力强大但做派散漫,立场不明。

月永leo:
    喰种,拥有四种赫包的SSS级赫者,四种赫子的样子均与音符有关。曾被英智抓进库克利亚,在少年时与那时还是新人搜查官的泉相识。

濑名泉:
    半人类,白日庭的最强精英,特等搜查官,受命于英智。很喜欢后辈真,将自己入门时使用的库因克送给他,并教会他使用自己最擅长的尾赫,搭档是岚,对杏很严厉,在leo入狱时照顾过leo的妹妹luka。似乎并不打算活太久。

朔间凛月:
    人造独眼喰种,原本是半人类,SS级半赫者,羽赫和哥哥零一样,能掌握赫子分身。少年时移植了零的赫包,后来又诈死给青梅竹马的真绪刷功勋。喜欢去一家名为Rabbits的咖啡店喝茶。

鸣上岚:
    半人类,白日庭出生,上等搜查官。是泉那一派的白日庭搜查官,十分疼爱杏。库因克为羽赫,似乎与某位故去的友人有关。

朱樱司:
    喰种,出身贵族,伪装在人类社会中,也是天祥院家的远房亲戚。赫子是内部可以发射出象棋的枪形鳞赫。


「fine」
隶属于天祥院家的,由白日庭的半人类和外面世界的强大喰种组成,与明面上的CCG相对的组织V组织中的最强分队。

天祥院英智:
    喰种,CCG总议长之孙、局长之子、下一任家主,V组织的高层。真实实力为SSS级,鳞赫赫者。在“五奇人讨伐战”后升职为准特等。赫子为四根红色肉条,本人认为很丑陋,并且用自己的赫包制成了库因克武器。是真正的第二代独眼之王,似乎与零达成了某种共识。经常请桃李帮忙买一家名为Rabbits的咖啡店的茶,但从来没有亲自去过。

日日树涉:
    喰种,SS级,原“五奇人”的高层之一,在喰种世界中很有名,在“五奇人讨伐战”后加入V组织。鳞赫是长得像羽赫的天使翅膀,会使用分离赫子,是英智在“五奇人讨伐战”前最想驱逐的对手,对CCG的新人搜查官北斗很关照,但被本人讨厌,并且北斗的妈妈也对涉表现出了傲娇的一面。

姬宫桃李:
    半人类,出身贵族,伪装在人类社会中,也是天祥院家的远房亲戚。库因克是鳞赫,因憧憬英智加入V组织。

伏见弓弦:
    喰种,桃李的仆人,SS级半赫者,为了桃李加入V组织,赫子是盾牌形的甲赫。


「红月」
CCG的最强部队,原本被称为“零番队”但因为英智觉得这个名字太正经而改名,曾经居然面临过一次解散危机。

莲巳敬人:
    半人类,零番队队长,特等搜查官,出身白日庭。和英智是青梅竹马,库因克是甲赫。曾在“五奇人讨伐战”中伪装喰种潜入面具店。

鬼龙红郎:
    人类,母亲被喰种杀害所以加入了CCG,但本人并不是极端的杀喰种主义者,库因克是甲赫。“五奇人讨伐战”中是一名二等,如今是准特等搜查官,CCG制服的设计者,妹妹是CCG学院的学生。

神崎飒马:
    人类,出身武士世家,家族的其他人都是从事警察、军人等工作,深受影响。上等搜查官,库因克是甲赫。未参与“五奇人讨伐战”,奏汰失踪以后以为是喰种杀害了他,不知道薰是喰种但对他有敌意。


「MaM」
隶属CCG的神秘实验基地,也是医院,主治医生和研究人员似乎经常神龙不见尾。

三毛缟斑:
    人类,在CCG工作的科学家,库克利亚监狱长,特等搜查官,过去成谜。在leo被关进库克利亚期间与其成为朋友,后来私自将leo放走,一直暗中协助着地下喰种组织流星队。库因克是用零、涉、奏汰、宗四人的赫包制成的复合型库因克,私下里有进行人造喰种实验和延长半人类寿命的研究。

佐贺美阵:
    人类,特等搜查官,CCG的医生,S3班班长,喜欢使用Q巴雷特枪,也教会杏如何使用枪,Trickstar小队的导师。

门章臣:
    人类,特等搜查官,S2班班长,库因克是甲赫,很在意一名代号为“Mitsuru”的A级喰种。


「Eden」
CCG的最新项目:伊甸园计划的首批实验者,能短时间使用赫子的人类搜查官,CCG的精英部队,导师是冰鹰特等。

乱凪砂:
    人类,已故的养父是政府负责CCG工作的官员,实力强大,库因克是甲赫,曾是英智的搭档。

巴日和:
    人类,家里和天祥院家有商业来往,冰鹰导师最喜欢的学生,库因克是天使翅膀一样的羽赫,曾是英智的搭档。

涟纯:
    人类,库因克是鳞赫,父亲曾经是佐贺美特等的下属,现已辞职。

七种茨:
    半人类,库因克是毒蛇形状的尾赫,白日庭出身,V组织的成员,和弓弦似乎有些关系。


下篇喰种阵营链接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70d5b2

有关我在lof爆肝这一个星期的心情和部分文的补充

    这个国庆假期,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努力地在摸鱼了……一想到接下来一年都要陷入学习苦海中无法自拔就超级难过,总觉得也得留下点什么东西吧。

    说来惭愧,我是在16年国服刚出的时候就入坑了,但是因为一直是佛系玩家而且住校所以卡组很辣鸡,其间也一直没怎么写过es的同人文,也不太好意思发出来。因为以前在拉拉人里摸鱼的时候也产过粮,但是都是特别傻逼的那种,所以后来稍微懂事点了也不太敢写es的文了,所以就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白期。

    但是试着写了一写发现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差劲……所以姑且就写下去了。

    只是从现在开始到明年中考结束都不会再写了,因为一想到中考就好慌好慌,要是自己考不好的话也觉得有些对不起一直以来给予我很多温暖的梦之咲的大家。所以大概接下来一年都会销声匿迹吧……抽时间在国庆假期写了几篇,或许就可以放开去备考了吧。

    很感谢能喜欢我写的这堆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产物的同担们,也很感谢最好的小偶像们。

    不扯太多我自己了,接下来就说一说自己这几个月来写的东西吧。因为笔力阅历和耐心不足,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都没有表达出来,所以还是想提一下。

 

·关于《傲慢与偏见》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ef69be72

 

    这是开学前一天在电脑前坐了七个小时的产物,虽然基本上是在复述晶并且没什么剧情,但写完之后觉得超级有成就感。

    写的时候重看了一遍追忆五还有返礼的剧情,导致在不同的部分心境也有所不同。

    写之前一直觉得,零是个非常温柔的人,甘愿为了世人牺牲自己,虽然有改革的能力但不够冷血。包括小说里ts和杏找到他时,他所表现的忏悔都是因为太温柔了,把所有罪孽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但因为写这篇文认真地去看了一下追忆五的剧情,开始觉得,其实一开始的零对改革是不抱希望的,认为“让这个世界继续这样腐烂下去就挺好”。但后来,看到改革前改革后种种事情,他的想法改变了。他的忏悔或许是对于梦之咲,或许是对于作为牺牲品的五奇人,或许是对于曾经的自己。无论是哪种忏悔,都告诉我他其实并不是一个温柔到任人鱼肉的人。这并不是代表他不是一个温柔的人,而是他的忏悔确实有所来处。这种想法,在后面我就写到了杏的内心独白中、

    文中写DEADMANS成立的那一部分,零和敬人都在心中对对方有了一定的剖析。关于内心的死寂,关于想要完成的某个人的梦想。

    作为零晃的cp粉,私心在这篇本应无cp的文中添加了很多零晃元素。追忆五里那一段两人的初遇我个人非常喜欢,虽然零不认为自己是神明,被晃牙喜欢感到非常不自在,但是还是请薰帮他“随便”找个乐队培养晃牙,“随便”这个词也把俺零的性格描述的很生动吧。

    敬人在家中对晃牙和阿多说的那些话,照应零的内心想法,我感觉非常适合电影里的双镜头。那一段对比下来,让人真的蛮心疼的,其实那些光环真的没带给他多少东西。

    另外还有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是:“茶是这个味道的吗?我总是很快会忘记”这句话、五奇人被公开处刑时的对话还有最后变得好起来的他的一切。

    总体来说,写这篇文是想写下他的幸福吧。

 

·关于《悖论》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011a56

 

    看了南灯太太的文深受启发,于是也想动手写一写刀子。这种一直是我很不擅长的类型(你好像什么都不擅长吧),但是抱着要挑战自己的心态就动笔了。

    灵感来自于生活中的两位同学,两人在以前的时候就被传了绯闻,每次在他们面前开玩笑的时候两人还会笑嘻嘻地说“哪有”“讨厌”,但两人之间发生了一件事,从此以后就成了彼此的雷区。那件事到底是什么我们谁也不清楚,因为确实有些东西是藏在心底的吧。

    于是,这篇文里的零晃心底便藏了一些只有对方知道的事,只有一次晃牙说了一句“是距离吧”。因为心里的那件事即使深爱着对方,外界也没有什么阻碍,两人仍然不会在一起。

    关于最后雨中的那一幕,不知道各位平时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试一次,但是失败后便会心灰意冷不再尝试。忘了在哪期剧情里薰说过零是不是得了燃尽综合症,所以就将这个想法写上去了。

    其间也犹豫过好多次改结局的事,例如改成上一代是悲剧而下一辈是希望,或者干脆让晃牙出现在雨中,两人终于能够在一起。后来这些想法都被否决了,感觉这篇文会更适合那种,每个人都怀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最后满盘皆输的结局。

    在现在时的每段开头,引用了《罗密欧与朱丽叶》里面的台词,其中罗密欧说的两句话顺序是倒过来的。因为混TG圈的时候看了圈圈的《金木重生》,又联想到零很受孩子喜欢,于是将他名义上的孙女千夜写成了一个和修小天使一样,对爷爷无比依恋的人物。因为这篇文的前半部分都是这个小女孩写下的东西,所以她对零的事情会描写得很清楚并且会用到一些比较文艺性的手法。

    一直觉得零这个人很适合和服,于是就描绘了梅雨天他和孙女穿着和服坐在屋檐下聊天的温馨场景。后面写虚构的小记者和孙女的故事的时候,也稍稍写得欢乐了一些,因为这篇文里除了零晃其他人都是幻想家,总是对生活抱有一定期待,而零的幻想只存在于他孤注一掷地去找晃牙时,唯一期待着那人会出现的那一回。

    看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也在想假如这两人活下来了的话,会选择通向那种结局。零晃和罗朱面对的问题是不一样的,但是在某些方面也略有共通之处。

    最后一段对晃牙的描写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也反反复复修改了很多次,以前就觉得晃牙和英格兰的午后很相配了。

    写这篇文的时候刚刚开始换季,又不知不觉坐了很久没有动,所以写完后觉得好冷好慌,又想起零晃又想起中考,心情特别乱,感觉就和这篇文里的他们一样。但是现在已经缓过来啦,虽然未来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稍稍有些冷静下来了。

    从入坑开始就觉得零晃是那种,除非有一方死了不然绝对会HE的cp,所以这篇文就随便看看吧不用难过,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关于《命题》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10f3d1

 

    悖论是相互矛盾的命题,为了缓解《悖论》那篇文带给我的负面情绪,就写了这篇总体来说很欢乐的文。

    因为脑海中偶然浮现了“朔间零在爱情上,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含蓄的人”这句话,于是就扩写成了这篇文,虽然真正是零晃两人的对话不多,但读起来应该还是比较温馨的。嗯,是真·小甜饼,重点是很小。

    在花园里,零提出晃牙可以用更亲密的称呼来叫自己,但晃牙认为“朔间前辈”已经是很亲密的称呼了,因为这个称呼对两人来说意义非凡。我个人而言,写文的时候也喜欢将其他人叫的“先辈”翻译为“学长”,而将晃牙叫的“先辈”翻译为前辈。不管是奶狗还是现在的狗狗叫起“朔间前辈”都超级可爱。

    这篇文的最后没有交代晃牙是否听懂了零的未尽之言,但我想这是最好的表达方式了。在这篇文中,同性恋的处境大概是,会不会被排挤不知道,但是人们是不会想到的。虽然这篇的世界观不同于《悖论》,但这篇里的零晃两人心中是没有那件事了。写完后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关于《UNDEAD的死亡游戏》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23cc49

 

    这篇算是我恶作剧的产物了。是看了南国剧情的翻译后,设想的如果阿多真的死了会怎么办,脑洞一开就写成了这样,后来看到零晃周作业的题目,觉得蛮适合这篇文的,就把镜子的元素加了进去。

    是在外面拿手机码的字。第一天和同学出去玩密室逃脱,和真人NPC女鬼面对面交流被吓了一跳,吓完之后瘫在肯德基写的;第二天是在散步的时候码的。写完后发现自己写文时候的环境和文的内容真是非常相符了。

    前面可能稍稍有一点伏笔就是,晃牙没有见到另外三人的尸体,另外三人也没有见到晃牙的尸体,所以大家其实都没有死来着。此外把零拖下王座,看着他慌张的样子也很开心(喂)。

    后面是听着欢乐的海贼祭那首歌写的,嗯所以写得很欢乐。

    徒步大赛闹得有些不愉快,但是还是希望大家能开开心心玩游戏,这也是小偶像们想要的吧。

 

·关于《The Little Prince》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269b77

 

    写这篇文最初的概念是,想描写一下内心中的那个,不明白爱为何物的零,和一开始没有关于这个世界的概念的晃牙。

    这个世界因为算是西幻风的,所以零和晃牙都没有经历梦之咲的那些革命啊战争啊什么的,相对来说认知会有些不同。

    一直认为小孩子是会非常坦率地表达自己感情的一种生物,于是全程姨母笑地写完了幼体晃牙。

    另外一直很想表现的是朔间家人。总感觉他们会是一群非常可爱的人,耿直但是对家人无条件的包容,但是似乎没有很好地把这一点表现出来?

    零说要摸头才会“再”承认一遍晃牙是自己的家人,晃牙没有听出这是恶作剧而是将头凑了过去,并且接到朔间家的少年给的糖时,直接就拆开了,这也是幼年晃牙的可爱之处吧。

    原本想把杏写成,晃牙在人类学校里,伪装成普通人类的魔女同学的,但因为时间不够就只写了魔女这一设定,反正是个助攻就是了。杏在那个时候哼的歌,其实是她瞎扯的,因为之前施魔法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结界其实是由两个人的爱构成的,于是就助攻了一把。

    不黑ts。“那些人”不只是指ts而且也没有抱怨的意思,只是表达晃牙对零的愤怒与心疼而已。其实我也很喜欢ts的(姨母笑)。

    还有那个结界其实不是一个人设的(终于说到重点了),是晃牙和零共同设下的。因为那是在早晨,晃牙的活动时间和零的睡眠时间。开头提示里面有说两个人其实是双向暗恋的,但是因为零没有认识到这是爱,于是是在梦里无意识地设下的,不想喜欢的人离开的结界。而晃牙的喜欢也被结界检测到,使结界被建立了起来。

    小王子爱上了恶龙。恶龙也一定会爱上小王子的。

 

·关于脑洞合集里面的东西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21cb03

 

    《OGAMI前辈》是去年在学校里想到的设定,和小王子那篇同理,年龄操作下的零也会比主线里那个老爷爷更坦率更活泼一些。

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2c8fa4

    《尼尔·扬的音乐之旅》是听到老爷子的歌之后的产物,文字部分没有很多,但是歌词的意境很足。

 

·关于某篇未发表的朔间零中心文

    那篇是在开学之后国庆之前写的,算是比较用心的一篇吧,也是我投入感情最多最喜欢的一篇,因为以后没时间所以当作零的生贺了。总体无cp,有零晃薰杏成分。然后还是摆脱不了的路人视角,还是私设(零留级前的同级生)。

    文的名字是《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答案在风中飘扬),出自鲍勃·迪伦的歌曲,重点是想突出答案这个主题。

    先放个片段:

    我希望你能幸福,真的。

    当年进入梦之咲学院后,这里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每个人都没有干劲,每个人都得过且过。只有你,和他们是那么格格不入。看到自己的神明被别人那样的折辱践踏,我……

     那时的你默许了我的接近,或许就是因为我们都对生活感到无比的无聊与厌倦吧。只是后来我们两人也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路。而选择了面对的你,也终于等到了你想要的答案。

    我和我们的前辈没有获得幸福,是因为我们都在逃避,都在等待着别人的救赎,却从未试图自己走出去。

    这次回来,怎么说呢,看到现在这样的梦之咲学院,还是会有些不甘心吧。甚至会觉得,凭什么我们不能拥有这样单纯的、作为偶像在奋斗中享受青春的,平凡的幸福。

    听到你说梦之咲学院改变了以后,有时我甚至会想,如果那时候和你一起留级就好了——什么的。

    但是后悔也没有意义了,今后我会像你,像梦之咲的那些孩子们一样,主动走出去,主动抓住自己的幸福。

    直到现在,你依然是我的光芒,是我想要抓住的幸福的来源。


 

    另外悄悄咪咪问一句,有太太要做零生日企划的嘛。有的话我还能最后的倔强。

    这算是最后的文字了,有点不舍啊。希望能留给零,留给各位最后一点东西。一切遭逢都会使人成长。

    有缘再见。

啊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发现,一会儿不点屏幕的话看板就会说出这种类似的话。
他看不到我们啊超心疼qwq
希望能陪他久一点。

【UNDEAD】尼尔·扬的音乐之旅

  • 灵感来源于Neil Young的歌

  • 老爷子是个很有魅力的摇滚音乐人,因为他我稍微能体会到汪口的感情了,他的音乐故事也很精彩,看到这几首的歌词时就觉得非常符合我团了

  • emm主要是零晃,有薰杏,有阿多

  • 有关于《悖论》的其他视角补充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011a56(请问有太太知道怎么把这一长串链接改成汉字嘛?)

  • 悄悄咪咪放一张老爷子的图

——————————



——————————

1、

I want to live  我想活下去

I want to give  我愿意付出

And I'm getting old  而我在变老

I crossed the ocean for a heart of gold 我飘洋过海为寻纯洁的心……

——《Heart of Gold》

 

    朔间零梦见了自己的葬礼。

    梦见自己在烈日下向后倒去,落入一片冰冷的海水。

    他走到一座灰白的墓碑前,在上面重重刻下自己的名字和墓志铭。


2、

Some are bound for happiness  有的人喜欢快乐

some are bound to glory  有的人追求荣誉

Some are bound to live with less  有的人想要活得简单一点

who can tell your story?  谁会告诉他自己的故事 

——《See The Sky About To Rain》

 

    镜头的另一边有一个幸福的新娘。

    对着她微笑就好了。没错,很完美的笑容。

    比起爱人我更想被爱啊,所以选择了当偶像。

   

3、

Rock and roll can never die 摇滚永不消逝

There's more to the picture than meets the eye 梦想总在别处

It's better to burn out 'cause rust never sleeps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Hey Hey, My My (Out of the blue)》

 

    英格兰的某个酒吧里,一位银发的亚裔青年正抱着吉他弹唱着。

    嘿,老兄,你的吉他真不错。这首歌很好听啊,有名字吗。

    他想起那个刚刚来到这里的下午,自己抱着吉他靠在夕阳中的出租屋角落哼出的曲子。

    有啊。他笑道。

    叫《Zero》。

 

4、

Why daddy won't ever come home again  爸爸究竟为什么不再回家呢

Daddy won't ever come home again  爸爸永远不再回来了

I sang for justice and I hit a bad chord  我为正义歌唱 弹了一个糟糕的和弦

I've been in love and I've seen a lot of war  我仍然爱着 眼见许多战争

——《Love And War》


    战争。

    这是阿多尼斯在被提议可以试着作词后,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词语。

    但是,战争离这个国家的人们很远吧。太过不符合现实的题材应该不会太受欢迎。

    “那可不一定,梦之咲学院便是时时刻刻在发生着革命(战争)哦。”

    什么意思?有些不明白。日语太难了。

    其实是人类太难了呢。


5、

The way life treats us is a blessing and a curse

命运以祝福和诅咒的方式亲吻着我们

Glad I found you in this sad world

很高兴与你相遇在这个悲伤的世界

You’re a lifeline to me  你是我生存的唯一希望

 ——《I'm Glad I Found You》 

 

    哈哈,你是有着帅气名字的大神晃牙吧,我记得我记得。

    吸血鬼将少年护在身后,然后倒下了。

    你上台前的举动很特别。昏暗的酒吧里,醉醺醺的英国佬再次凑过来。

    嗯。他笑了笑。

    即使【他】已经离去,上台前我也一直这么做来振奋自己。

 

6、

Don't turn your back on me  请不要只留给我背影

I don't want to be alone  我不愿孤独一生

Love lasts forever  爱情永不消逝

——《Philadelphia》

 

    结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在搞懂之前我是不会结婚的哦。

    女孩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匆匆道别便转身离开,在雨中留下一个倔强的背影。

    很单薄呐。

    非常想,把她拥入怀中,哪怕是献上软弱和过去甚至全部。

    他拉住了她的手。


7、

Old man look at my life  前辈啊,看看我的人生

I'm a lot like you were  我跟你真是一样

I need someone to love me the whole day through  

我从早到晚都需要一个人来爱我

Ah, one look in my eyes and you can tell that's true

我的眼神中,你能清楚的看到这一点

——《Old Man》

 

    啊,好久不见晃牙。

    嗯,不好意思朔间前辈,你生日那天我没来。

    ……没事。晃牙就是应该这样元气满满地追逐自己的梦想啊。

    不是的哦。他在心里回答道。


8、

But 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  但是只有爱能令你心碎啊

Try to be sure right from the start  那就不计前嫌从头开始吧

Yes 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  是的 只有爱能令你心碎

 ——《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

 

    我的面前有一个幸福的新娘。

    对着她微笑就好了。没错,很完美的笑容。

    比起被爱我也想试试去爱别人啊,所以选择了成为她的新郎。


9、

Ahh, but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  啊,昔日我曾苍老

I'm younger than that, now  如今才风华正茂

Too noble to neglect  道德上的优越让我忘乎所以

Deceived me into thinking  让我误以为

I had something to protect  我有着保护什么的责任

——《My Back Pages》


    当一个人垂垂老矣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过往的时光。

    想起他唯一没有逃走的一次仪式。

    将舞台与仪式相连,封锁退路,所以即使厌恶也不能逃跑。

    想起那与舞台共存的誓言。

    不过,多亏了他们,这些……

    似乎都变成了每次回忆起来都会嘴角上扬的美好回忆呢。

    ……

    暮色中狼人粗暴地踢毁了吸血鬼的墓碑。

    并期待着下一次的复活。


——————————

(FIN.)

    发现老爷子真是一个和零非常相像的人,他的代表作《Heart of Gold》中有一句“And I'm getting old”,但唱那首歌时他才26岁。很有故事的一位老人吧。

    不了解摇滚,有不当的地方望见谅。

    写不出那种意境,但看歌词就可以体会到了(逃走)

啊(_ε_)我圆满了
哈哈哈这是昨天梦到小绿鸟的buff嘛*٩(๑´∀`๑)ง*。

【零晃】The Little Prince

·ooc严重,且很短

·其实是双向暗恋啦

·有魔女杏出没,是个可爱的助攻

·是西幻风的狼崽子养成记,但总体来说不算是西幻paro

·食用愉快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小王子。原本,小王子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有一天,盘踞在山洞里、拥有着无数财富的恶龙掳走了小王子,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城堡……】

    黑发的青年手捧着一本童话书,轻声念道。他的脸色苍白得不像常人。

    “骗人,这上面写的明明是小公主。”

    金眸的孩子仰头看他,不满道。他的嘴里有一颗尖牙。

    青年揉揉孩子的头发:“因为吾辈是恶龙,而被恶龙掳走的晃牙是小王子啊。”他怜爱地笑了笑。

    孩子被揉得有些呆了,撇撇嘴:“零才不是恶龙,零是神明大人啊。”

    青年微微睁大了眼睛。

 

——————————

 

    城堡里的吸血鬼和狼人小王子的相遇,并不算太愉快。

    尽管在世代的更替下,遗留在朔间家体内的吸血鬼的血统已经淡去许多,如今的家主朔间零甚至讨厌血的味道,但还是有不少古老的信徒将人类的少年少女献祭给他们。而大神晃牙,就是其中一员。

    他同样不是血统纯正的狼人,此前一直独自生活在森林里,只有一只名叫leon的狗狗作伴。在零第99次推拒了信徒送来的新鲜少女时,有人动了歪脑筋,拐了几个少年回来,不想还是被拒绝。

    “呜呜……呜呜……”看着面前这一堆抹着鼻涕眼泪的生物,零有些头疼。不收小女孩,不代表他就喜欢小男孩啊。于是,他叫来仆人,把这些孩子一一送了回去。

    ——只有一个孩子留了下来。

    从抵达城堡到现在,那个孩子一直沉默地抱着他的狗狗,不哭也不闹。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时,他抬起眼,不怕死地瞪了吸血鬼。

    “嗯?怎么还有一个。”他蹲下来,“你的家在哪里,小鬼?”

    孩子别过头去不肯看他。

    “喂喂,你居然敢无视帅气的本大爷,刚刚不是还很有气势地瞪我吗,现在不敢了?”零伸出手,准备揉揉少年的头。

    ——

    “啊……你这小鬼,怎么还咬人呢。难不成是狼人?”看着自己被叼住的手臂,吸血鬼龇牙咧嘴道。

    原来,晃牙居住在森林里时,并没有去过离自己的树屋太远的地方,以至于现在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他摇摇头。

    从此以后,小王子就住在了恶龙的城堡里。

 

——————————

 

    孩子住进城堡的偏殿后,就一句话也没有说。

    之前那位将他送来的信徒献殷勤道:“大人,或许您可以让他和您住在一个房间,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应该会需要您的无微不至的爱。”

    爱……吗?

    搞不懂。不过住在一个房间算是比较能让人明白的建议,就这么做吧。但是那条狗就算了。

    孩子被领到了吸血鬼的房间里。

    “leon……”孩子开口了。

    仆人们面面相觑,leon是什么?人类的城镇吗?

    “我的狗……”他抬起头来,扯扯吸血鬼的衣袖。

    “……”吸血鬼心软了,“它可以住进来,但是不允许睡在本大爷的床上,还有,你要处理好它的……那些东西。”

    孩子将小指伸出来:“嗯。”

 

    早晨。

    日光轻轻地洒进来,小王子迷迷糊糊地从床上醒来。

    那个人还没有回来。

    真是奇怪的作息呢,像个吸血鬼一样。他想。

    往窗的另一边看去,是一片熟悉的森林,只是再也找不到温暖的树屋。

    【小王子很害怕,在恶龙飞去检查自己的财宝是否被偷走时,悄悄在被窝里哭了起来。这时候,恶龙回来了……】

    “所以说,本大爷最讨厌小孩子了啊~”吸血鬼敞开了自己的斗篷,把孩子塞了进去,挡住那刺眼的日光,用魔法把窗帘拉了起来,“好好,别哭了别哭了,再哭本大爷可不会哄你哦。”

    孩子钻进了斗篷的深处。

 

——————————

 

    “大人,或许您可以试试给他取一个名字?这是一个可以和孩子拉近距离的好机会。”信徒出谋划策道。

    不管是性格,还是样貌,都像狼人一样,不如就叫オカミ(狼)吧,算了,还是取个汉字吧。和オカミ同音的汉字……大神。好的,就叫大神吧。

    “……我有名字。”孩子瞪他,“我叫晃牙。”

    “喂,你之前对本大爷可不是这么说的啊,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摇头了的。”吸血鬼也很不满。

    一番瞪眼大战过后,两人决定各退一步,干脆将两个名字拼在一起,叫大神晃牙好了。

    【出乎意料的是,恶龙并没有伤害小王子,而是用魔法止住了他的哭泣,还给他取了名字,小王子渐渐接纳了恶龙。可是,另外的龙来到了城堡……】

    “家主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全身被黑色裹住的朔间家人,在拜访族长的城堡后,发现了不属于吸血鬼的气味。一位辈分较高的女性质问道,而她的儿子则抓住了小王子的手腕。

 

    “……喂。”周围的空气变得危险起来,“放开他。”

    年轻的族人应声松开了小王子的手。

    ……

    “晃牙以后,也是吾辈的家人。”牵起小王子的手,零直视两位族人,认真地说道。

    孩子抬头看了看他。

    ——吸血鬼家族的少年死盯着小王子,然后突然深深鞠躬,从优雅地扇着扇子的母亲的背后拿出一颗糖,递给了晃牙。

    他们离开了。

    零揉揉晃牙的头,被他抗拒地躲开,只好无奈道:“吾辈的族人就是这样一群家伙,不过他们没有恶意的。如果是家人的话,就无需相互逃避与战斗,而是可以成为相互依靠、相互支持的存在。这应该就是人类所说的亲情。”

    孩子拆开了那颗糖,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也是你的家人吗?”

    “嗯……”零迟迟没有回话,看着小王子有些失落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恶作剧,“如果晃牙愿意让吾辈摸头的话,吾辈可以再向你承认一遍哦。”他眨眨眼,狡黠地笑了。肯定会被拒绝的。

    不想,孩子踮起脚尖,把头给凑了过去。

    “呃……”零颇有些受宠若惊地把手轻轻放了上去,“嗯,晃牙也是吾辈的家人哦。”

    孩子抱住了吸血鬼,使劲吸了吸鼻子。

    零,好温暖。

 

——————————

 

    【小王子得到了其他龙的接纳,和那只掳走他的恶龙生活在一起,一天天过去,小王子长大了……】

    “晃牙,要去试试上学吗?人类的世界很有趣哦。”翻阅着报纸,零漫不经心道。

    少年抬眼看他,然后走开了。

    “呜……”零假装抹了抹眼泪,“明明小时候还是一个会坦率地拥抱吾辈的孩子,究竟是谁把小狗养成了这样喏……”

    “哈?再提那些黑历史就杀了你哦吸血鬼混蛋?!本大爷可是孤高的狼!”少年转过身来瞪他。

    “呜呜……小狗居然把和吾辈在一起的时光称为黑历史,真是太让吾辈难过了哟……早知道就不教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多教你一些为人处世的礼仪了。”吸血鬼拿出了手帕。

    少年耸耸肩,你也知道你教会我的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不过……

    有一样东西,他确实没有教。

 

——————————

 

    “零,‘本大爷’是什么?”孩子打碎了城堡里价值连城的花瓶,在养育者骂骂咧咧的声音过去后开始发问。

    “……”零顿了顿,刚刚他似乎是在生气吧?

    “是什么是什么,告诉我嘛。”……那孩子完全没有意识到呢。

    深吸一口气:“本大爷就是……”在名为朔间零的吸血鬼死去之前,所变化的一种姿态而已。

    “那么‘神’又是什么?”

    “神就是……”

    “啊我知道了!神就是零啊。”孩子为自己的这个新奇发现笑了。

    “我可不是神哦,别误会了小鬼。”

    “本大爷才不管呢,零就是神就是神就是神!”孩子跃跃欲试,要和吸血鬼对拳头。

    “……谁喊你现学现卖的,快给我改口臭小鬼。”吸血鬼瞪他。

    “那么‘爱’又是什么?”孩子无视了他的话。

    “……”或许是因为生气,吸血鬼并没有回答。

    小王子歪了歪头。

 

——————————

 

    【在小王子长大成人以后,恶龙给了他一个回到人类世界的机会,小王子同意了……】

    背上书包和一把吉他,小王子离开了城堡。

    吸血鬼正靠在窗台上,有点寂寞地望着他的背影。

    小王子感受到了那个人的目光,翻了个白眼。

    他是笨蛋吗。

 

——————————

 

    【但是,小王子在森林里迷路了,遇到了一位魔女……】

    “那个……你还好吗?”没有化什么奇怪的妆容,坐着个秃顶扫帚的魔女凑了过来。

    “呜哇!”晃牙被吓了一跳,“你谁啊,突然出现是要吓死本大爷吗?”

    “嗯?”面前的女孩呆呆的,丝毫不害怕他的凶狠。

    “啧。”晃牙站起来,“这个打扮……你是魔女吧,虽然看上去很不称职的样子。你知道去森林外面的路吗?”

    “知道哦。”魔女拿出了魔杖,“乌拉乌拉!”

    ……

    “你走的这条路没错哦。但是,有个结界挡在前面,会在有人走到结界旁的时候,把那个人送到……那边的那个很高的城堡里哦。”

    好了,现在晃牙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啊……好气。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再见。”晃牙看向了那个看不见的结界。

    “再见。那个结界应该是最近几天才下设的,很不稳定,要小心。”魔女骑着扫帚,哼着歌走了。

    “等等,你在哼什么?”晃牙朝天空中喊道。

    魔女停了下来,扫帚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是Trickstar的新歌。”

    Trickstar是什么?

    “大概讲的是,帮助了他们的一位吸血鬼的故事。我刚刚哼的那一句歌词是关于吸血鬼喜欢的那位狼人的哦。”魔女留下这句话离开了。

    晃牙在原地站了片刻,才迈开了脚步。

 

——————————

 

    【魔女帮助了小王子,他通过结界回到了城堡,在小王子出去的这段时间,恶龙又去掠夺财宝了……】

    大门打开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扇形的光照了进来。

    吸血鬼静静地倚在王座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

    又是那些人来拜托他了吧。

    在帮助了别人之后,别人认真地感激了他,于是深受感动,再次拖起虚弱的身躯前往战场。

    因为他就是那样一个可怜又可悲的神明,别人稍稍给他一点温暖,他就会深受感动并且倾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回报别人。

    “啧,起来了,吸血鬼混蛋。”

    那人懵懂地睁开眼睛,“是小狗啊……”

    是小狗啊。

    你果然回来了吗。

 

    “受伤了也不上药,你以为你是神吗混蛋。”嘴上抱怨着,可涂药的动作却非常轻柔。

    零弯了弯眼睛:“小狗果然还是在乎吾辈的呀,只是下次拖吾辈到床上的动作再温柔些就好了。”

    “吵死了混蛋。”

    ……

    “小狗,为什么呢?”零看着那个正在认真给自己上药的少年,“明明吾辈都放你离开了。”

    晃牙瞥了他一眼,不是你设的结界吗。

    “嗯?吾辈并没有设结界哦。那个结界是怎么回事,吾辈也不清楚。”

    是吗?

 

    ……为什么呢?

    因为看你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超级不爽,所以想把你从神的王座上拽下来,让你学会哭学会笑学会不再只顾别人不想着自己,让你不要故弄玄虚简简单单地说一句你喜欢我,让你可以像个混蛋一样没心没肺地活着,让你可以搞懂你一直不明白的爱是怎么回事,这样的理由有什么问题吗?

 

——————————

 

    早上是吸血鬼的睡眠时间呢,好好睡一觉吧,零。

    【恶龙受伤了,魔女的魔法显示,那个结界是在早晨布下的,而那正是小王子活动的时间,和恶龙的睡眠时间……】

    晃牙坐在床上,静静地听着那人的心跳和呼吸。

    空气逐渐升温,热胀冷缩,由于密度的差异形成了风,风轻轻吹起了城堡的暗色窗帘,吹起了衣架上吸血鬼斗篷的边角,吹起了小王子银色的发梢。

    他缓缓起身,将斗篷披在吸血鬼的身上。

 

——————————

 

    【……小王子爱上了恶龙。】

   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零轻轻地将那本只读到一半的故事书合上,把大衣披在身旁已经熟睡的孩子身上。

    爱是什么呢?

    他至今也没有搞懂这件事。

    下次再讲给晃牙听好了。


(FIN.)

【零晃+ud全员】UNDEAD的死亡游戏(下)

 上篇链接http://shuojianling326.lofter.com/post/1e54ba5c_12b23cc49

·是完全跑题的零晃周作业+UNDEAD徒步大赛应援
·除了零晃其他都是友情向,有些微阿多飒、薰杏
·角色死亡梗有,略扯淡
·信我是假刀!假刀!假刀!
·我团冲鸭!

————————

~Revolution~

DAY 0

    “薰君,阿多尼斯君……”

    “朔间……”

    “朔间前辈……”

    三个人沉默了。

    ……

    “不管怎样,还是先去学校吧。”过了一会儿,吸血鬼主动打破了沉默,“好歹,去收拾一下……晃牙的东西。”

    “早上好,阿多尼斯殿下。您今天怎么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飒马关切地走过来。

    “……神崎,早上好。大神他……”欲言又止,阿多尼斯眼神暗了下去。

    “嗯?”飒马似乎有些疑惑,“那位大神殿下怎么了吗?”

    想来是消息还没有传到学校里吧。

    “大神他……”哎。

    “哟阿多尼斯。”3A班教室的门口,狼一般的嚣张少年正不羁地笑着,“怎么了阿多尼斯,回了祖国一趟怎么这幅没精打采的样子?”

    “大……神?”阿多尼斯睁大了眼睛。

    一看日历,上面赫然写着今天是大神晃牙死去的七天前的日期。

    零和薰赶到了。

    “……汪口?”

    “小狗狗?”

    这是……怎么回事?

    死去的晃牙正活蹦乱跳地站在他们面前。

    “喂喂,你们今天是怎么了阿多尼斯还有两位前辈,不就是回梦之咲一趟吗,居然用看死人的眼神看本大爷是什么意思?”晃牙有些不满。

    “嘛。”不等大家反应过来,他又开口了,“leon最近好像生病了,本大爷需要回家照顾它,没法参加练习课对不起啊。”说罢就要离开。

    零的眼前一瞬闪过一辆飞驰的汽车,等反应过来他已经捏住了晃牙的手腕。

    “……朔间前辈?”被抓住的少年有些惊讶,甚至还有些难以察觉的惊喜。

    零难得有些发愣。

    “……啊。不好意思晃牙,刚刚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脑子一下子不清醒了。”他默默放开了晃牙的手腕。

    “什么不好的预感?”少年撇撇嘴,要是朔间前辈一直抓着自己的手就好了。

    “就是……”零眨了眨眼,“我看到了,晃牙死去的场面。”

    ……

    “哈哈哈哈哈……朔间前辈,你是不是也跟leon一样生病了啊,看到这种东西?”

    “记住了,本大爷会和你,和UNDEAD的同伴们一起活下去的。”

    “知道吗?”

    ……

    “对了,小狗狗,你的手机落在轻音部室了吧,快去拿。”

    “羽风……前辈,怎么知道的?”

    “哎呀快去快去,还有事呢。”

    “……好吧。”

    三个人跟去了晃牙家,提出要帮他照顾leon。

    晃牙的出租屋很整洁。门口有一堆镜子的碎片。

    一到家,平常很活泼的leon没有兴高采烈地扑上来,而是蔫蔫地窝在狗窝里,玄关前立着一面镜子。晃牙从镜子后取出一袋狗粮,放在狗窝的旁边。

    “今天有点累了,明天再给leon添狗粮吧。”晃牙打了个哈欠。

    夜幕降临了。

    “汪汪!汪汪!”抱着已经入睡的晃牙,零听到了来自客厅的leon的叫声。

    小心翼翼地把手从晃牙的枕头下移开,他走到客厅,不用刻意放轻脚步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汪汪!汪汪!”leon还在狂躁地叫着。

    “怎么了,leon?你的主人还在睡觉哦,让他好好休息吧。”说着,零把还在对着镜子那边挣扎的leon抱起来,带进了薰和阿多尼斯所在的客房。

    “所以说,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晃牙君死了,但是又复活了,并且我们的时间回到了意外发生之前?”薰一脸的难以置信。

    “如果忽略科学和常识的话,羽风前辈说的没错。”
阿多尼斯肯定道。

    “嗯……”零的脸色有些沉重,“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既然回来了,或许就是上天给我们的机会。”

    “一起救回晃牙吧。”

    离开了客厅的小狗不再狂吠,一夜安眠。

DAY 1

    “是吗,有异国的邪教徒冲入了现场啊。”早晨,阿多尼斯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嗯,已经全部被抓住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放下电话,阿多尼斯双手合十,开始为祖国,也为他的同伴祷告。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DAY 2

    “欸~早上的天气预报还在说这个国家遇到了台风,下午就马上辟谣了,真~是没意思。”薰把遥控器丢到沙发上。

    “灾难没有发生,不是很好吗。”

    薰耸耸肩,表示赞同。毕竟比起刺激来说,还是生命更重要啊。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DAY 3

    “汪口……”

    “吵死了朔间前辈,拜托你好好睡觉吧。白天晚上都在帮我照顾leon,你不困的吗?”

    “……嘛,虽然我是很感激你能这么做啦。”

    “呸呸,本大爷才没有赞同你这种拿健康开玩笑的行为,快点躺倒床上做梦去!”

    吸血鬼木然地望向旁边瞪着他的少年,闭上了眼睛。

    ……去那个,没有你的梦境吗。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DAY 4

    这一天依旧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DAY 5

    leon又开始对着镜子叫了,不过再次被零哄到了其他房间。

    其间,只有凛月打来了一次电话,说兄长要是想在外面住就给家里说一声别让人担心,明明以前做事都是那么滴水不漏的,怎么现在连这个也忘了,真是令人糟心。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DAY 6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晃牙一定可以活下去了。他们想。

DAY 7

    大神晃牙死了。

    就静静地躺在那张床上。

    他的温度,比抱着他的吸血鬼还要低。

    ——

——————————

~Kindom~

DAY 0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怎么……又回来了?

    ……

    “……朔间前辈?你怎么回梦之咲了?”少年那看不见的尾巴兴奋地摇动着,就像他以前抱着吉他在角落里等着他的朔间前辈那样。

    “……晃牙,请我们去你家做客吧。”

    绝对不可以再重蹈覆辙,绝对不可以再失去任何人。

    晚上,晃牙进入了梦乡,零走到客厅抱走leon,来到客房。

    “话说啊朔间,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薰难得严肃起来。

    “是的,感觉就像是在我的祖国被称为咒术的那种东西。如果不破解掉的话,重来多少次大神也依旧会……”阿多尼斯看上去有些沮丧。

    “究竟是哪里呢……”零陷入了沉思。

    晃牙家的门口有镜子的碎片;晃牙从镜子后面拿出了狗粮;leon对着镜子狂吠……

    镜子!

    对了,就是镜子!

    三个人冲到客厅,晃牙之前被他们的动静吵醒了,现在正在给leon准备狗粮。

    “怎么了?”晃牙背对着镜子,打了个哈欠。

    突然,他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团光晕,背后的镜子露了出来。

    欸?

     ——镜子里面,有一个跟晃牙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年,穿上了纯黑的西装,打着伞,低眸注视着一个墓碑一样的东西。

    “晃牙——”

    镜子里的少年抬起头来,震惊地看向镜子这边:“朔间前——大家!”

    再仔细看,墓碑上赫然用哥特体写着“朔间零”几个字的罗马音。

    leon冲着镜子那头似有些悲伤的少年汪汪叫着。

    镜子碎成了碎片。墓碑也随着化为了灰烬。

    只有那熟悉的少年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走了过来。

    ——迟来的拥抱。

——————————

~Ensemble~

DAY 1

    “喂,小狗狗,你过分了哦~明明我和阿多尼斯君也很担心你的,结果你一张口就是朔间……哎算了,你们两一直是这样,习惯了。”薰佯装生气。

    “嗯,回来就好。”阿多尼斯点点头。

    “本大爷才是,一个人在那边世界发现你们三个都……哼,虽然本大爷之前一直误会自己是孤高的独狼,但后来也知道了狼其实是离不开伙伴的群居动物啊。嘛,让你们担心了,抱歉。”

    大家都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零从背后拥住晃牙,把毛绒绒的头埋在他颈间。

    “……朔间前辈?”

    “……”

    维持着这个姿势,晃牙把手举上去,轻轻拍了拍零的头。

DAY 8

    “喂,消沉也消沉够了吧,现在大家不都好好地站在对方面前吗。”弹完一曲吉他,晃牙对身边一群脸上写满“还能再听到晃牙的吉他真是太好了”的伙伴们说道。

    “唔……吾辈已经老了,不像汪口那样精力旺盛啊~”零打了个哈欠。

    “……你又说这种话了啊,朔间前辈。”晃牙顿了顿,“本大爷答应过你的东西是一定会做到的,别这样下去了,本大爷……”

    抬头,某只吸血鬼正撑着头,一脸欣慰地看着他。

    “……咬死你哦混蛋。”

    “对了,去散散步怎么样?就当是,摆脱诅咒的庆祝?”有人提议道。

    ……

    “星を蹴散らして  闇の彼方へ  取り戻せ  Top of the world♪”(冲散群星 朝着暗夜的彼方 夺回世界之巅)

    哼着歌,四个少年并肩走向属于他们的黑夜的世界。

——————————

    在成为真正的老爷爷,不得不面对死亡之前,还是作为UNDEAD一起好好地活下去吧。

    我深爱着的,UNDEAD的大家。

 (FIN.)

【零晃+ud全员】UNDEAD的死亡游戏(上)


——————————

~Hierarchy~


DAY 1


    乙狩阿多尼斯死了。

    就在那场南国演唱会的一年后,乙狩阿多尼斯收到了来自祖国的邀请函,希望他回国参加全国规模最大的LIVE,他欣然应邀。然而,敌国的邪教徒在演唱会举办的时候闯入现场,阿多尼斯为保护一个,没有钱买票只能躲在角落里偷偷听的孩子,被疯狂的邪教徒射杀了。原本是庆典一般的欢乐时光,就这样变成了噩梦。为祖国歌唱着的王子睡着了,他最后的姿态是英勇而伟大的。只是,战争又要爆发了。

    消息很快传到了日本。


    “什……么啊……开玩笑的吧……”

    这一天,大神晃牙一如既往地从自己的出租屋走到学校,来到3A班准备找队友去练习的时候,却发现他唯一的那个人类朋友不见了。

    死了?开什么玩笑?

    一直以来,虽然生活在天天革命的梦之咲学院,但那些战争从来不会真正涉及到性命。作为高中生,大家也难以认识到死亡,也很难接受死亡就这样发生在自己身边。

    他看向阿多尼斯座位旁边的神崎飒马,对方眼眶红红,反常地没有对他露出警惕的眼神。

    阿多尼斯,死了?

    朔间前辈呢?他知道这件事吗?拿出手机,平时滚瓜烂熟的号码竟拨错了好几次,终于将数字正确地拼凑起来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吸血鬼沙哑的声音。朔间前辈知道的话,羽风前辈应该也知道了。他颤颤巍巍地放下手机,向门老师请了假,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中。

    这个晚上,很多人注定难以入眠。


 DAY 2


    他依旧没有去学校。

    窝在沙发上,电视里还在播放着偶像乙狩阿多尼斯遭人枪杀的新闻。他木然地将目光移上去。

    “本大爷可是孤高的独狼!”

    “你愿意和我交朋友,我很高兴,大神。”

    ……

    什么糟心的新闻。

    他索性按掉电视,向右倒下,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用想了。


    “……喂?”他被乐此不疲响着的电话声吵醒,迷迷糊糊地拿出手机。

    “阿神,快看新闻,出事了!”明星昴流的电话打过来,焦急的声音匆匆几句落下便挂了电话。
    又出什么事了?

    大神晃牙不耐烦地皱皱眉,点开了新闻——

    ……说谎的吧。

    「人气偶像羽风薰死于海难」。


    他的脑子里现在一片空白,同伴接二连三以这种永恒的方式离去,让这个其实很重视友情的少年一时难以接受。

    阿多尼斯离开的那一天,羽风薰正在参加一个真人秀节目,去到热带的一个海滨小国,帮助推动当地的旅游事业发展。然而,一股突如其来的台风粗暴地毁掉了这个刚出道的偶像的生命。

    据说,在海浪将金发少年彻底吞没之前的一个小时,他正在海上冲浪,边炫技边叮嘱摄影师把他拍得帅气一点,以便他喜欢的女孩子,杏,能对他刮目相看。


    当然,这个说法有待考究,因为这个国家基本上都被淹没了,更何况当时真人秀的摄影组。新闻上铺满了搜救的实时情况,留给这位少年的笔墨少之又少。

    “那个人,明明平时像个傻瓜一样开朗又轻薄,但有时也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啊。”

    “虽然我除了意见什么也没有……不过算了,可不能让后辈担心呢。”

    ……

    他一拳捶在客厅的茶几上。

    “晃牙君,羽风前辈他……”杏的电话打来了。

    她平静地转述了羽风薰遇难的事实,然后叮嘱晃牙明天去学校,朔间前辈也会回去云云。

    那家伙,无精打采的呢。跟本大爷现在一样。

    先是阿多尼斯,然后是羽风前辈,UNDEAD的成员在两天内连续出事,总感觉,像是诅咒一样。

    下午1点,他在镜子前洗了一把脸。


 DAY 3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朔间前辈回来了的话,去跟他商量一下吧。如果这真的是诅咒,还是要想办法应对,关于组合以后的路也要重新规划。

    拾起悲伤,破碎的玩具再次走上了自己的路。

    然而——

    “朔间前辈?朔间前辈没有来哦。阿神你找他有什么事吗?”来到学校,隔壁班的明星昴流立马跑过来,关切地问这问那。晃牙在询问有关朔间前辈的事情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朔间前辈,没有来吗?

    应该还在国外吧。似乎是今天的飞机。

    在聊天软件上给朔间前辈留言时,他打了个喷嚏。

    啧,明明不是花粉症的季节了,怎么回事。

    滚蛋吧,诅咒这种恶心的东西。

    本大爷才不会死,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能让阿多尼斯和羽风前辈他们对UNDEAD失望。


DAY 4


    朔间前辈依旧没有出现。


DAY 5


    早晨,金眸的少年敲开了朔间家的房门。

    “喂阿~凛,朔间前辈在吗?”

    开门的朔间凛月斜瞥了他一眼,示意他出去说话。

    “朔间前辈他……”

    “他死了。”失去哥哥的小吸血鬼看着他,目光似乎很平静,可只有亲近的人才能读出他内心的悲伤。

    “……尸体呢?”

    “不知道。”

    ……


    “今后我要和朔间前辈一起在一起!”

    “不需要抱住,现在吾辈的双脚还稳稳站在这个大地上哦。”

    ——骗子。


DAY 6


    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了吧。他想。


DAY 7


    “如果我死了,朔间前辈他们一定也会这么伤心吧?”

    ——

    从梦中醒来,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活着。

    还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他前去参加三人的葬礼,手指轻轻抚过遗像上熟悉的笑颜。


——————————

 ~Rebellion~

DAY 1

    “你好,请问大神在教室里吗?”紫发的异域少年扯住一个3B班的学生问道。

    “……不在。”看到那个被抓住的人被吓了一跳,阿多尼斯歉疚地向他笑了笑,说了声抱歉离开了。

    没有来啊。

    有点可惜,上次大神提出让自己试着作词,就试着去作了一曲,不仅询问了姐姐们的意见,还回到祖国观看全国规模最大的LIVE以得到灵感,本来想让他看看的。

    等改天吧。不是什么急事。


DAY 2


    “喂,小狗狗,真是稀奇呢,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休息时间,羽风薰愉悦地接到了同伴的电话。

    “喂?喂?”

    “那个……”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是个女孩子吧。啊,这个声音真好听啊,难不成是晃牙君的女朋友?等等,这声音……是是是是小杏?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你,早知道就不用那种语气讲话了……话说晃牙君的手机为什么会在小杏那里啊?”

    “说来话长……”

    原来,是前几天大神晃牙在轻音部室练习后,忘记了拿走手机。

    真是个粗心的孩子呢,给阿多尼斯君说声提醒一下他吧。


DAY 3


    “喂,多阿尼斯君,在吗。”

    “……羽风前辈,我不叫多阿尼斯,我叫……”

    “好好好打住,我当然知道的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别在意。对了,小狗狗今天有来学校吗?”

    “大神吗?这几天都没有见到他。门老师说,他这几天要请假。”

    “是吗……”羽风薰想了想,“那,过几天如果你见到他的话,让他去小杏那里把手机拿回来吧。真是狡猾呢小狗狗,是借机想和我的小蒲公英接触吧!不过,我绝对不会让晃牙君得逞的~”

    “……羽风前辈,原谅我打断一下,最近你和朔间前辈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嗯~暂时没有哦。之前有个真人秀邀请我去,我拒绝了,毕竟UNDEAD才刚刚正式出道嘛,要做的事还很多,耍帅什么的就放到最后了。朔间的话,他前段时间在国外,正好昨天回来了,我打算跟他商量一下接下来的日程。哎呀不说了,staff叫我了,拜拜~”

    “好的,羽风前辈辛苦了。再见。”


 DAY 4


    大神晃牙依旧没有出现。


DAY 5


    当大家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来到晃牙独自居住的出租屋中时,屋里空无一人,平时准备得好好的狗粮碗中也什只剩残渣。门口,镜子的碎片不知被谁恶作剧地摆在地上。

    leon和他的主人不见了。


DAY 6

    凭借各自家族的力量,UNDEAD的另外三人调动了晃牙家附近的监控,发现在几天前凌晨的时候,晃牙曾出过家门。

    监控上的画面显示,先是leon跑了出来,然后晃牙跟着追了出来,一人一狗消失在监控范围内。

    辗转几个地区,才知道,就在晃牙离开的那个夜晚,某个离梦之咲学院较远距离的地方,发生了一场车祸,主人为了保护他的狗狗,死在了一辆飞速驾驶的汽车下。

    遗体是在第二天才发现的,找到的时候,那只狗狗围在主人的身边汪汪地叫着,只是它时不时望向远方的那个举动有些奇怪,或许是在等待能救它主人的人吧。最终,警察局把少年的遗体和狗狗带了回去,但因为梦之咲学院附近的这一地区较为排外,所以外界的消息没有传进来。

    警察局联系了少年住在别的地区的父母,将狗狗送了回去。


    抬眸,两眼空空。

    “如果你能复活的话,即使让我喝泥水也甘之若饴。”

    “别擅自死掉啊,一起活下去吧……你也许误以为自己已经是个死去之人,就算如此你也是尽管死去能四处活动的UNDEAD吧。”

    ——骗子。


DAY 7


    今天是晃牙的葬礼。


(TBC.)